小鱼儿玄机二站 > 拍卖 > 大拇指齐渭青

原标题:大拇指齐渭青

浏览次数:112 时间:2020-01-01

吴作人 齐白石像

  一画一世界

  地赋予了齐白石至高的艺术成就,而他的性格与天趣密切,农民般的朴实,孩童般的天真。白石大师是湖湘文化和京都文化的结合,自我造化而成大器的。白石与湖湘文化有着深厚的渊源。我们从贝多芬身上认识了德国,从雨果身上了解了法国,而中国让世界记住的仅仅是长城和秦俑。艺术可以反映一个民族的精神和力量,我们还需要寻找更多类似齐白石那样有代表性的符号。

余秋雨

  一变一天堂

  位于北京和平门外的琉璃厂有着780多年的历史,来到这里的人总是希望能有意外收获。1917年9月26日这一天,对于42岁的陈师曾来说,这个收获超出了他的预期。陈师曾是清末大诗人张三立的长子,著名学者陈寅恪的长兄,他学贯中西,是北京画坛的领军人物。这天,这位北京高等学院的国画教员正在一家不起眼的南纸铺里闲逛,无意间角落里一方布局奇巧、刀工老辣的印章让他眼前一亮,但是篆刻者的名字他却从未听闻。他随即打听篆刻者的住处,匆匆前往,在宣武门的法源寺,陈师曾找到了印章的主人。这位年近花甲的老人来自湖南湘潭,因连年战祸,官逼税捐,匪逼钱谷,稍有违拒,巨祸立至。在朋友樊樊山的力劝之下,他放弃了在本县的士绅生活,来到北京卖画为生。但因画风偏八大山人的冷逸,不为北京人所喜爱,只能靠刻印维持生活。两人随即晤谈许久,终成莫逆。

  陈师曾与齐白石可谓是高山流水遇知音,如果说是胡沁园发现了齐白石对于艺术及文学的天赋并引导27岁的齐白石走上中国文人画之路的话,那么陈师曾则把齐白石推向大师行列并让他名声鹊起,最终成为了中国画坛不可逾越的高峰。

  1919年,57岁的齐白石只身一人第三次来到北京,暂居在寺庙里,依然以卖画刻印为生,画作仍旧保持着八大的画风,除了陈师曾外,懂齐白石画作的人绝无仅有。当时齐白石的一个扇面定价银元两元,比同时一般画家便宜一半,但还是无人问津,生涯落寞得很。有两大家子要养活的齐白石不仅要忍受经济上的窘迫,还要忍受北京文人圈对他的态度,这使得一向自视甚高的齐白石倍感屈辱。

  如此境况之下,齐白石开始思考陈师曾规劝他变通画法一事。60岁的他,在花甲之年又一次走到了人生和命运的十字路口,也正是如此残酷的现实成就了巨擘齐白石,迫使他在荆棘中开辟了一条别开生面的艺术之路。其实早在两年前两人初见时,陈师曾就曾在齐白石早年在家乡梅公祠画的《借山图》卷上题诗道:曩于刻印知齐君,今复见画如篆文。束纸丛蚕知行脚,脚底山川生乱云。齐君印工而画拙,皆有妙处难区分。但恐世人不识画,能似不能非所闻。正如论书喜姿媚,无怪退之讥右军。画吾自画自合法,何必低首求同群。意在劝齐白石变法,要改变画风,自创风格,但不必求媚世俗,只有如此,才能在市场上占有一席之地。可当时只是来北京避难的齐白石却并未在意,一心只想尽快回老家过安稳日子。如今的艰难困境,逼迫他不顾一切下定了变革的决心。

莲池书院

  齐白石写道:从今决定变法,饿死,公等勿怜。可是要想在须臾之间改变多年来的画风对于晚年的齐白石来说又怎能是易事。在性格的趋势下,齐白石仿佛又找回了当年芝木匠的那股倔劲,从头开始又一次走上了临摹的道路。与以往不同的是,这一次他把目光投向了当时最受瞩目的现代大师吴昌硕的大写意上,他发现海派大师吴昌硕的作品极受市场欢迎,尤其是他那气势雄健、色彩浓丽的写实花卉。相比之下,自己脱胎于八大山人的简笔画法,却因为过于古朴冷寂而不符合时下的口味。随即齐白石以吴昌硕的作品为蓝本,走上了变革之路。但他并不是一笔一画地对照原作临摹,而是着重体味吴昌硕的笔墨和用色特点,吸取其中的精华,加以改造。齐白石变革的中心是花鸟画,结合了自身的特点,逐渐找到了突破口,摒弃了宋代杨补之的工笔画的方式,最终形成了独特的面貌风格。他开创的这种风格被美术界称为红花墨叶。墨叶继承了传统文人画的大写意手法,浓而不淤,黑而不涩,而红花则吸收了民间美术的敷色特点,艳而不俗,亮而不浮。林琴南把他与民国以来画坛泰斗吴昌硕相比,称南吴北齐,逐渐得到了画界的认可。

  时光荏苒,转眼已是1922年,年近耳顺之年的齐白石迎来了他的柳暗花明。日本著名画家荒木十亩和渡边晨亩邀请陈师曾带作品参加在东京府万工艺馆的中日联合绘画展览,陈师曾将齐白石的画作带去日本展览,受到了日本及国外藏家的喜爱,卖价之丰厚,大出意料。还有一位法国人在东京选了陈师曾、齐白石的画作到法国参加巴黎艺术博览会,自此之后,齐白石的绘画生涯真正达到了他诗中所描绘的曾点胭脂做杏花,百金纸尺人争夸。平生羞杀传名始,海国都知老画家。齐白石把定居北京后十余年的艺术探索称之为衰年变法。

  1923年,年仅48岁的陈师曾英年早逝。面对老友的离世,痛心疾首的齐白石并没有放弃变法,而是独自一人踏上了这条并不平坦的道路。虽然齐白石认为自己花了十年时间才完成衰年变法,但实际上变革和创新持续了他整个的后半生。齐白石变法后的画作中无不交织着田园风情和文化韵致的双重身影,农民的纯朴和文人的飘逸就这样奇妙地融会贯通。他身上这种独特的杂糅气质是时代和个人天赋的综合产物,难以复制;他用一生的创作经验丰富了中国画的视觉形象和视觉程式;他在图式上做了大胆的变革,已经让文人画发生了现代的转变。

  1928年,北平艺术专科学校校长徐悲鸿来到了跨车胡同亲自邀请齐白石担任艺专的教授,古有刘备三顾茅庐,今有徐悲鸿亲临跨车胡同,不能不称为一段佳话。虽然受到许多学院派出身的艺专教授的反对,但徐悲鸿坚持认为齐白石的画是鬼神使之非人能,尽管齐白石在艺专只教授了一年的课程,但可以看出他与徐悲鸿之间共同进退的君子之交。齐白石是用这样的语句形容徐悲鸿的:君知我者,知我者君。直到20年后,徐悲鸿再次出任北平艺专的校长时,齐白石才再次站到了大学的讲堂上。徐悲鸿称齐白石是老画家中最具现代气氛者,正因为齐白石没有受过正统教育,所以在他的眼中没有偏见,且敢于挑战和变革,他契合了中国画力图革新的运动轨迹,另辟蹊径开创了中国传统绘画的全新境界。

  齐白石经历了初到北京时的穷困潦倒,画作无人问津,居无定所的漂泊跌宕,70岁以后不仅奇迹般地成为了北京画坛的大师,还当上了美专的教授。从此,他在画界的地位无人撼动。用他自己话说,是衰年变法,自成一体。

  七七事变后,齐白石的生活受到了极大的影响。1948年,被包围的北京城外可隐约听见枪炮声。一天,徐悲鸿夫妇一起劝解齐白石留下,跟他们一起迎接全新的世界。

  无限掌中置

  精巧的工笔昆虫加上大写意的花卉是齐白石独创的又一种样式,美术界称为工虫花卉。齐白石用画笔为我们描绘出了一个精巧的微观世界,借助于放大镜欣赏白石老人的工笔昆虫,似乎每一根毫毛都清晰可辨,蜻蜓被刻画得栩栩如生,翅膀薄如蝉翼,仿佛在微风中微微颤动,秋蝉神灵活现,螳螂形态可掬。在这些工笔草虫作品中,我们感受到的是齐白石秉性中非常细腻的一面。如果不是具有超乎常人的精微观察力,就不会对各种昆虫突出的生理特征了然于胸,而这一切跟他幼年的生活分不开。齐白石从小就生活于农村,他画的客体都是经过精心观察与体味的,画家的主体视角如同孩童匍匐在草丛中。在这个看似云淡风轻的艺术世界里,处处洋溢着生命的喜悦。简洁而丰腴,纯朴而雅致,一切都显得那么无忧无虑,难道这就是齐白石童年生活的真实写照吗?

  童年是最美好的阶段,是人类不可泯灭的记忆。《经济学人》就曾刊登过一篇关于人类记忆陷阱的文章,宣称人类的记忆都是经过挑选后剪辑而成的,只保留了最经典最值得回味的片段,而忽略了那些让你感到不快的片段。齐白石的童年尝尽了人世间窘困与潦倒的滋味,他在71岁时写的自传中这样感慨道:穷人家的孩子,能够长大成人在社会上能够出头的真是难若登天。

  1863年11月22日,齐白石出生在湖南湘潭白石铺星斗塘旁的老屋里,他出生的时候,祖父、祖母依然在堂,那时候他并不叫齐白石,按照族谱的排序,起名纯芝,家里人都叫他阿芝。此时正是清朝同治二年,齐白石是家中的长子,是母亲与祖母的掌上明珠,但身处于封建小农经济条件下的齐家只有一亩地的经济来源,实在是不足以度日的。尽管祖父与父亲经常会做些散工,可每每遇到荒年总免不了要尝尽人间的辛酸。阿芝7岁那年家里节衣缩食,用四斗稻谷的代价把他送到了外祖父周雨若的私塾里读书。这段经历是齐白石早年不可磨灭的记忆,60多岁的齐白石用画笔描绘了那时的场景。

  但几个月后,湖南发生了特大水灾,田里青黄不接,家里又先后添了两个孩子。无奈之下,母亲只能让上了半年学的阿芝退学回家。阿芝一生下来就体弱多病,但除了照顾两个弟弟之外,还要上山砍柴放牛。纤弱的阿芝是母亲跟祖母的牵挂,由远及近的牛铃声是祖母当时最喜爱的旋律。或许正是因为现实的残酷,草丛里那些自由自在的小精灵才能使他暂时忘记生活的忧愁,而童年生活中那些田野间捉虫捕蝶、水塘里钓鱼捞虾的场景亦显得十分珍贵,成为晚年齐白石最美好的记忆。儿时的生活片段构成他独特的艺术世界,也让人感受到在他的记忆中淳朴未泯的童心以及对至臻快乐生活的向往。

  人们说齐白石的画作85岁以后才是最有价值的,最自由随性地表达了自己内心深处的感受。

  刹那成永恒

  小编偶然结识李海峰老师,李老师不仅身为BTV财经频道的主持人兼制片人,更是齐白石先生的再传弟子,师从国画大师娄师白先生。采访中,李老师以谦逊的态度,敏捷的思维将他所了解的白石先生娓娓道来,让疲惫的午后增添了沁人心脾的馨香,使人受益良多。

与李海峰老师合影留念

  P:作为齐白石老人的再传弟子您最欣赏齐白石老人的哪几幅作品,您喜欢这几幅作品的原因是什么?

  首先,我认为在这个时间节点关注齐白石先生是一件更有意义的事情,现在距2014年1月1日齐白石先生诞辰150周年的纪念日只有几个月的时间了。齐白石作为中国近现代家喻户晓的大家,我们每个人以不同标准来甄别跟筛选会有不同的答案,但有几幅作品是任何时候我们都应该铭记的。

  《蛙声十里出山泉》是知名度最高也最有故事的画,这是大文豪老舍先生给白石先生出的一个命题作文,老舍先生问白石先生:您老能不能用查慎行的诗句蛙声十里出山泉来作画。如果是一般的画家接到这个题目,肯定是会画青蛙的,而对白石先生来说,蛙也在他所擅长的虾蟹鱼蛙的题材之中。但是白石先生犯了难,对这个题目苦思良久,画了这幅绝世佳作。画作是纵深的,但画面上没有一只青蛙,几只蝌蚪在蜿蜒缠绵的泉水中,从画幅中绵延地游了出来。从侧面给观众以联想,如果这山涧有十里那么绵长,就已经是青蛙了,那时蛙声阵阵,将想象的空间扩展到最大。我们讲诗中有画,画中有诗,当年我们说王摩诘是最好的,而今当属白石先生,好的作品一定不是直白的,首先要讲求文化内涵,其次才是技法的娴熟。

  另外,我认为不得不提的是《可惜无声》册页,每幅画面上都画了不同的花卉,配有两只工笔草虫,工笔草虫栩栩如生,这个是白石先生的首创。写意跟工笔介质不同,一般的画家无法将两者完美地融合,但是白石先生却将写意花卉与工笔草虫完美地融为一炉,致广大的同时还尽精微。更值得称赞的是册页的名字,那些生灵活现的工笔草虫都有独特的叫声,但你只能看见它们的形象,却听不到它们的声音,所以老爷子干脆在上面题了可惜无声四个字。

李海峰艺术馆

  P:作为普通人来讲,我们应该从哪些角度来看待齐白石先生的作品?

  怎样品读一幅画作?宋代苏轼就有论画以形似,见与儿童邻的审美观点。所以,我们不能将纯写实作为最高标准,欣赏白石先生的画,你就要了解其中的根由。一般来讲,初级层次的在于看技法他用色的规律、线条的质感及构图。白石先生作品中的每一根线条,你都可以看见背后所蕴含的那种力量,而这种力量来源于两个方面:第一,就是白石先生具有的那种强大的文化内涵;第二,白石先生做细木作时练就的腕力跟手指的力量。吴作人先生曾说:看齐白石的画、看齐白石的字,他线条的那个力量一个钩能挑起一座山。高级层次的在于你跟这个画家和作品背后的人文精神做一个深层次的互动我们将画作作为中间媒介来触摸齐白石本人的文化传奇。

  欣赏白石先生的作品会让我们感觉到内心的愉悦。翻阅白石先生的画册,你会留下一个总体印象,就是80%的画作色彩很丰富、很热烈,敢于突破中国文人画那种冷逸的风格。白石先生勇于将浓艳的工艺美术中的大红大绿的色彩运用到文人画的范畴里。

  白石先生变法时曾说:下决心变法,饿死金华,公等勿怜。对于这位57岁的北漂来讲,他为自己的艺术之路所付出的努力,所下的决心是何等珍贵。这也是我们现在年轻人应该学习的。

  P:这么多年来,很多人都对齐白石先生进行解读,在如此众多的声音中,哪些声音是您所认可的呢?

  我们说白石先生是文化大家,受关注的程度非常高,因此我们可以看到很多不同的评价,我建议看郎绍君、刘曦林、陈履生对齐白石先生的评价。这三位先生写的关于齐白石先生的很多论文、艺术评论的文章相对来说都比较完整,如果再往前翻还有一本比较重要的书,是50年代的,胡佩衡、胡槖父子俩写的。胡槖是儿子,也是齐白石的弟子,他的父亲胡佩衡是白石先生的友人,父子俩因为这种特殊的关系写了一本书,叫《齐白石画法与欣赏》,在介绍画法的时候,也掺杂了许多对他的评价,相关的这些评价总体上说,都是很中肯的。

  其实在所有的这方面,如果我们真要概括一下,几句话应该也能够说得很清楚,在中国近现代,齐白石应该是中国绘画的一面旗帜,他在美术方面的影响已经超出了单纯画画这个领域,诗书画印综合文化都有涉及。

工笔苍蝇

  P:在齐白石75-85岁之间,高峰期的作品之中您最欣赏的是哪幅呢?

  除了前面提到的《可惜无声》册页,山水题材的作品,我认为应该关注。白石先生画的画特别简约,相对来说以空灵为主,不像现代的国画,画得边边角角都填满了,各种淡墨色彩都有,他的画有很多留白的地方。尤其值得关注的是白石先生当年有一幅作品叫《莲池书院》,画得很满,画的是保定的莲池书院,题字也很规矩,把很多当年的掌故都题上了,我们能感到很明显的现代气息,和他一般画的山水画完全不一样。再补充一幅,可能是重庆博物馆的馆藏作品,是白石先生创作的大幅《山水十二条屏》是白石先生进川的时候给大军阀王瓒绪画的,是齐白石山水题材的集大成之作。

  P:您怎么看待今年齐白石先生作品成交价较往年有所下滑这个现象?

  说白石老人作品的价格低是不准确的。中国所有近现代名家的作品,论成交价,我们按照数据来看,顶峰的最高价是谁创下的?就是齐白石。我非常同意半年前匡时老板董国强先生对白石先生作品市场价位走势的看法。他说:齐白石的精品,我看到价位没往下走,感觉很欣慰。

  首先,我们看这个问题的时候有两点要明确:第一,要精选出真迹,看真迹的价格走势;第二,真迹里面还要区分精品跟一般作品。精品绝不会轻易回头下调位置,价格不仅没有掉,反而还会略往上涨。一般来说,数量特别多的题材可能会下行一些,现在入手是个捡漏的好时候。这在1995年中国嘉德杨永德收藏齐白石专场拍卖时曾经出现过,但是经过那一年短暂的调整,第二年齐白石作品的拍卖曲线又开始上扬了。

  其次,我们说近年来受到国内跟国际经济形势的影响、价格规律的操控以及供求关系的变动等外在因素,暂时的市场调整,只不过是一个短暂的平静期,过了这两年风平浪静的时候,下面将要有值得期待的波澜壮阔的作品出来。齐白石先生是中国近现代书画的一面旗帜,齐白石的作品在拍卖市场上属于风向标。4.255亿是不是永远的高峰顶点也不一定。与当今西方油画的市场价顶峰相比,中国画并不高,在创作数量上是没有可比性的,但艺术价值是有可比性的。展望今后几年,我觉得给大家带来非常大的市场惊喜的,十有八九还是出现在齐白石身上。

  齐白石拍卖数据

  Qi Baishi Auction Data

齐白石国画拍卖成交额

本文由小鱼儿玄机二站发布于拍卖,转载请注明出处:大拇指齐渭青

关键词:

上一篇:三个古典主义者的今世探险

下一篇:没有了